檸檬

腦洞堆置處( Φ ө Φ )
萬年拖延症orz

青桃+惡搞一則

青桃

OST:天野月子的菩提樹

「五月?你在幹嘛?」

青峰感受到桃井突然從背後緊緊攬住他,背部的衣服甚至有股濕意蔓延。
「喂?五月,你哭了嗎?」
對於對方哭泣的來由毫無頭緒,手足無措的青峰想要轉身,哭泣的少女卻抱得更緊。
「阿大,對不起,能不能‧‧‧先保持這樣‧‧‧」
聽見斷斷續續的泣音,對方立刻不再亂動,她可以聽見對方嘆氣的聲音。

那個總是別扭地表達溫柔的阿大,現在一定搔首、滿臉無奈吧,復想起對方平常驕傲跋扈的樣子,她心底浮現笑意,也加深了胸口的哀傷。
看似凶惡,實為溫柔的你;看似對籃球部漠不關心,實際上掏盡內心所有熱情,深深熱愛籃球的你。
「對不起,阿大。」
對方的聲音聽起來更困擾了「什麼阿?五月你吃錯藥了嗎,學起良嗎?‧‧‧該不會家裡床底下的小麻依特刊是你拿去丟的嗎?!」

「才沒有,臭阿大!」她用力捏青梅竹馬的腰間肉,遭受攻擊的對方便不吭聲,安份的充當柱子,讓她抱著。
對不起,阿大,我不是男生,不能填補你的寂寞和空虛,也挽回不了奇蹟的大家。
「喂,五月你要什麼時才放手阿?」
「臭阿大,都不懂呵護受傷的女孩子!!」
「你!!!」

「‧‧‧只要再一下下就好了。」小小的低喃讓青峰無言以對,低聲嘆氣,拍拍緊靠在背部的粉色。
哲君跟我約好了,哲君一定不會失信的,所以,阿大,再等一下。
在哲君把你拉出漫長的孤獨之前,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阿大,只要再等一下。


後記

這是二月打的小短打,現在看來,感觸頗多阿

青峰大輝在生日的這一天,除了要感謝父母把他生下來,命運讓他遇見籃球。再來就是向小桃跪下感謝了吧QQ如果沒有小桃,青峰真的就再也拉不回來了。


青島輝大郎的寶藏之開篇


全員崩壞,請有心理準備,沒有任何的西批。

黑籃IN浦島太郎設定,只是個短篇><

博君一笑,請勿認真

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


從前從前,距離遠的要命之國數十呎的海邊,有一個帝光村坐落於此。

居民們大部分是以海維生,個個凶悍,皆是敢於和海搏鬥的勇士們,統御他們的村長赤司更是拎著一把剪刀,孤身北上王都取得了自治權、數個位置優越的漁港和傳說的小龍蝦沙灘。

關於小龍蝦沙灘的爭論很多,有著千奇百怪的傳說,有一種說法是只要抓到了真金版小龍蝦就可以見到傳說的龍蝦女神小麻衣;另一種說法則是只要放養一百隻黑龍蝦,身高就可以長到193公分;還有一種說法是,拯救了被欺負的大龍蝦,大龍蝦會告訴你潛藏在小龍蝦沙灘某處的洞穴,洞穴裡充滿各式各樣的寶物。

各種詭異的傳說造成無數人爭相造訪,帝光村因此大賺一筆觀光財,可惜好景不常,人多事亂,加上赤司村長默默的放養了一百隻最高級的黑龍蝦,然而身高也不見起色,惱怒的村長最終宣布小龍蝦沙灘私有化,僅開放少數人使用。

理所當然地造成反對聲浪,尤其以「你只是想繼續放養龍蝦來增加身高吧!」的言論最為強烈,但後來出於你知我知的原因一律消失了。

舉國皆知的帝光村村長周圍圍繞一群精英,當中有一位性格開朗、對當時流行的運動─籃球充滿熱情,龍蝦女神小麻衣派的忠實教徒的少年,名叫青島輝大郎。

輝大郎的捕魚技術遠遠超出超於平凡漁夫,是站在漁夫界頂端的男人,每一次出海,他所捕獵的海鮮數量遠遠超出帝光村的每一位漁夫。

在小龍蝦沙灘還沒被赤司村長收於旗下時,身為一個小麻衣派,為了一睹女神風采,輝大郎日日曝曬在炙熱的陽光底下,和千千萬萬的小麻衣派信徒尋找真金版小龍蝦,荒廢自己的捕魚行程。

赤司村長為了帝光村的GDP出馬,與輝大郎私下訓話,於是綁著繃帶的輝大郎重操漁叉,重回大海的懷抱。

之後作為可以進入赤司村長擁有的小龍蝦沙灘的少數人之一,輝大郎總是一邊對月遙思小麻衣女神,一邊放養不知道是第幾隻的黑龍蝦。順帶一提,赤司村長為了獎賞這些喜愛籃球的漁夫們,在淨化後的小龍蝦沙灘上裝設了相田家出產的籃框。

在一次長途航行之後,輝大郎發現自己的皮膚已經黑化見底,以前至少可以在黑暗中分辨出輪廓,現在整個人完全融於黑暗中,連從小一起生活的玩伴們也不能在黑暗找到輝大郎的蹤影,為了挽救自己的皮膚,又捨不得籃球的輝大郎低頭思考很久。

他採取折衷方式,出海回來村子後大半夜去敲親朋好友家的大門,大聲吆喝大家一起去打籃球。

「小青島現在是晚上!,沒睡覺對皮膚很傷的!!」國民偶像,當選連三任漁夫王子的黃瀨涼太頂著黑眼圈,哭喪著一張臉「再也不憧憬你了!!!!」。

「我沒想到青島君連分辨時間的能力已經被陽光曬乾了」一起捕漁的好搭擋黑子,面無表情,死魚眼透露著無限的鄙視。

「輾暴島仔喔。」話語直截了當表達拒絕和憤怒的紫原,讓輝大郎連甜食(小龍蝦蝦餅)引誘的方法還未就直接出局。

最後,一把剪刀捲成一股利風,刷過輝大郎的鼻梁,刺在爬行於輝大郎身後牆上的小強上。

「呿,一群更年期的家夥,反正你們和我對上,還不是照輸。」不只皮膚黑化,連心中的一點黑被激發出來的少年只好自己獨身一人前往曾經承載他無數夢想的小龍蝦沙灘。

平日輝大郎都會去紫原家蹭飯,可今天被列為拒絕往來戶,輝大郎少年直接跳過去青梅竹馬家送死的選項,抱著籃球和抓龍蝦的器具,輝大郎打算先補幾條黑龍蝦裹腹,之後開始一個人的ONEON ONE。

「能~贏~過~我~的~HUMAN~ONLY~ME~ME」輝大郎一手顛著籃球,一手持工具,在美麗的月夜下哼著小曲。

不能否認諏訪部低沉的歌聲是會讓人心跳加速,即使是這日不日,洋不洋的詭異曲調,可能上天是聽不下去還是諏訪部的腦殘粉,於是大力推動命運的齒輪,在傳說的小龍蝦沙灘上,讓輝大郎少年撞上轟轟烈烈的相遇。


…...tbc?

後記

..........之所以沒有小真,有可能要請他來當綠大龍蝦(不

评论
热度(5)
©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