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檬

腦洞堆置處( Φ ө Φ )
萬年拖延症orz

夏日碎語

搬舊文ˊˇˋ
ATTENTION

配對為降赤降,感情十分的清水

這篇是作者看太多花牌情緣的產物

作者很話癆,文筆破破

時間為高二的暑假,降旗君來赤司家的別館度假的故事,十分多的自我設定

如果都OK的話,請往下↓

那日下午彷彿是不經意發現的藏在一角的泛黃照片,寧靜而溫暖著心房。
金燦日光鍍於琉璃屋瓦,相織成一片光輝,庭園的植栽扶疏茂密,時光長河和溫度悄悄的凝滯,不被京都炎熱的夏天推移。微風徐徐,清脆的風鈴聲在風中迭宕,光影交錯於古樸的檐廊。降旗光樹入住赤司宅邸以來,每日皆暗暗讚嘆一番這分古老的美麗。

赤司庭園的水池波光粼粼,柔和了悶熱的空氣。處理完日常的工作後,赤司提出把棋局從和室轉至檐廊,降旗負責拿棋盤,而赤司去廚房處理西瓜。

至於降旗光樹為何待在京都,和赤司征十郎一起?降旗光樹自己本身也答不出個所以然。高二時,奇蹟似的和奇蹟世代的隊長,洛山的赤司征十郎結成莫逆之交,這項經歷宛如是一場夢,降旗忘記夢的內容,但睜開眼時,自己已經坐在棋盤前,和赤司征十郎對弈了。

今年夏天,降旗接受赤司的邀請,來到京都的赤司分家,接受赤司嚴厲的課業指導、被拖進赤司殘酷的棋局,和赤司一起度過炎炎夏日的時光,曾經遙不可及的距離似乎才是一場夢。胡思亂想之際,他已經來到平常消磨時光的和室前,拉開紙門,尋找棋盤。

赤司的愛好和他個人風格十分和式,在宅邸渡過的時間,赤司通常穿著一件和身的浴衣,明明擁有著一頭在空氣無聲地燃燒的赤髮,卻無比適合和服。

連習慣亦是如此,赤司喜歡下將棋,即使對手是他這個菜鳥,赤司也十分沉浸在棋盤的殺戮,每次皆享受壓倒性勝利(降旗偷偷懷疑赤司是把洛山輸給誠凜的怨念發洩在他身上),幾乎每日要求降旗來上一場,面對實力懸殊的慘境,一股無力感和挫敗深深打擊降旗。

但是棋局的勝利後,赤司總會勾起一彎微笑,和降旗在籃球場上看到的天帝不同,是高中生赤司征十郎為了勝利而得意的笑容。看到赤司純粹的笑容,降旗都會忘記當下的失意,複雜的感受馬上被拋到腦後,越戰越勇,縱然結果是再一輪的慘死。

高二的暑假,降旗光樹來到赤司家最大的收穫是赤司的微笑,和「自己果然是M阿」的體認。

胡思亂想之際,降旗進入和室裡,他跪坐在榻榻米上,沉重的臉龐儼然即將切腹的武士,深呼吸給自己做好完全的心理建設,設想如何在棋盤上死的更光榮。

一邊抱起棋盤,一邊站起身,赫然目光掃到擺置在木櫃上的小木匣。因為平日的注意力都在慘烈的棋局上,這個第一眼普通的木匣是第一次出現在降旗關於赤司宅的記憶裡,好奇心大盛下,降旗選擇放下棋盤,左翻翻、右翻翻的檢查木盒。不出降旗所料,木匣的外表暗沉,但近看仔細觀察,木盒的雕飾精美,一刀一刻充滿巧思。

手上的古老木盒凝聚降旗印象中『赤司』的一切,由長久的時光洗練出獨一無二的孤高,凜然站立在時間的尖塔,漠然的看著底下人的喜怒哀樂。

看得正出神的降旗,忽感背後一寒,戰戰兢兢的轉過頭,妖魅的金紅雙瞳如鏡面般映照出臉色慘白的自己

「阿阿阿阿───」 
「是我和西瓜,光樹。」赤司挑眉,尖叫聲戛然而止,發出噪音的人神情羞赧,現場若有一把武士刀,想必臉皮薄的降旗肯定因羞憤而拔刀自盡吧。
「剛剛在想你耗費在拿將棋的時間太久了,便直接過來了。還有你手上是裝花牌的盒子。」
「抱歉,這個盒子太漂亮了,看的太入迷了」降旗笑笑,顯得傻氣無比。
「那今天不下棋,換花牌。」赤司放下裝有西瓜的托盤,接過木盒,拿出紙背繪有菊花花紋的花牌,一連串的動作不讓降旗有反應的機會。

一邊檢閱花牌,赤司一邊側頭偷掃呆愣的降旗一眼。透過球場上的對峙,赤司熟知作為敵人降旗謹慎至膽小的個性;而連日來的相處,赤司對於降旗的棋風和為人也瞭若指掌,小心翼翼的性格來自於太過溫柔和單純的體貼。

*

和室中,一次棋局完後,緊繃的神經得到紓解,降旗仰臥在榻榻米上,緩一口氣。赤司重新擺好棋局,敵人力氣不夠,乾脆自己對弈。

降旗觀察映入眼中的天井,赤司宅的天花板用上等的檜木為樑,歷史沉澱在漆黑的屋樑,無言的訴說這房子曾有的繁華。自己在東京的家和赤司家寬闊的天花板一比,如同青蛙仰望的一方角落和大海上的無垠天空,宅邸的每一個角落不斷提醒自己和赤司所處的世界天差地遠。
降旗呆呆的望著天花板,不禁開口詢問:『以前赤司君小時候就常常一個人待在這裡嗎?』

『阿阿,會有家教固定下午來下棋,宅邸也配置一定數量的傭人。』

『但赤司君在晚上睡的時侯,不就是一個人嗎?』

『是,所以光樹想表達什麼呢?』赤司不甚在意的說道,修長的手指移了步兵一步。

降旗突然發現赤司宅邸的氛圍很容易有超現實的存在,降旗不由得一陣冷顫。不禁腦補小小的赤司盯著棋盤思考,棋子落下的聲音迴響在寂靜的空間。

想像中的情景激發降旗的保護慾,一個鯉魚打挺,激動地對棋盤另一端比手畫腳:『難道赤司都不會害怕嗎?鬼阿!妖怪阿!』。

『光樹認為宅裡有鬼敢來侵犯我嗎?』赤司自棋局移開目光,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大大打響降旗的警鐘。

『我都不知道,光樹的膽子變大了呢,居然敢打斷棋局。』看著降旗的臉瞬間煞白,赤司加深嘴角的笑意
『這次特別通融你。那麼,來打賭吧。』
*
『「咦咦咦????」』記憶中降旗的哀鳴與現在重疊。
「當然,即使換了花牌,賭約仍然繼續,牌局的輸者必須聽從贏家,做出指定的晚餐。」
「不會吧!!!!!!!!」降旗摀臉哀嚎。

赤司和降旗約定輸家必須為晚餐負責,想當然爾,這一禮拜的晚餐皆出於降旗之手,餐餐皆為同樣的簡單湯豆腐。京都府的湯豆腐名聞遐邇,且擁有五花八門的口味,這項事實,降旗身為道地的日本人絕不能否認,然而真正的問題是出在降旗身上。
當賭約實施的第一天,不常進廚房的降旗目瞪口呆的面對赤司帶回來的高級食材和一桌的高價廚具,深深感覺會遭到丟下火鍋的危機感。
『赤司君....我真的不行阿....』降旗面露驚恐的擺手

『說過的話必須做到才行喔,光樹。』赤司披著羽織,斜倚靠在廚房門口,『我很期待喔,光樹』同樣身為男性,赤司的微笑總會讓降旗陷入一陣恍惚,隨之而來的毛骨悚然。

最後經過苦苦的哀求,得到赤司的授意下,降旗連忙打電話回東京,向廚藝高超的火神求救,降旗按照火神的方法勉勉強強的做了一道湯豆腐和幾樣小菜,赤司卻是笑看降旗忙進忙出,表達晚餐尚且滿意。

接下來的幾天,毫無懸念的,降旗持續在廚房奮鬥,出於不想糟蹋高級食材的念頭,降旗不敢隨意料裡,幾乎每日晚餐的樣式都相同,雖然味道有持續進步,一個星期的羞恥料理已讓降旗有點吃不消了。
想到一連串的挫敗,不要再重複以往的道轍了阿降旗光樹!!降旗捏拳下定決心,說什麼再也不要掌廚了阿!!!

「可惡!!!我好歹也是有過新年的日本人,不會在花牌上輸給赤司君的!!!!!」降旗揮拳大喊。「喔?」「大概....至少不會像將棋被秒殺...吧。」赤司的一個尾音馬上打掉降旗半成的決心。


赤司去倉庫拿錄音機和朗頌和歌的錄音帶,降旗留在和室裡排花牌,一邊暗記花牌的位置,降旗也不忘作死的吐槽:「赤司君家裡居然還有錄音機....」這好像很正常,降旗搔首,繼續專心背高達百首的和歌。
「わたの原 こぎいでて見れば 久方の 雲居にまがふ 沖つ白波。」
赤司提著陳舊的錄音機走向和室,長廊上飄盪著降旗背誦百人一首的聲音,清朗溫厚的嗓音往往帶給赤司內心平靜。 

「  ...瀬を早み 岩にせかるる 滝川の、」 赤司回到和室,看見降旗專心一意的背誦小倉百人一首,認真的表情是降旗臉部表情中赤司最喜歡的一個。 

赤司佇立在門口,悠悠的接下句;「──われても末に あはむとぞ思ふ 」

聽見他的聲音,蹲坐在和室裡的人焦點轉移到他身上,不滿的哼哼真不愧是赤司君連百人一首都背下來了阿...降旗的聲音突然停止,棕眸對上和平異色瞳,對方終於發現此刻的赤司和平常有所不同,金紅流淌著炙熱的感情。

「這、這太犯規了!」看見赤司柔和的表情,遲鈍的降旗意會到赤司真正的涵意,全身像是被煮開的熱水,從熱度從脖子蔓延至面頰、耳根,陷入慌亂心態的降旗大喊:「赤司君這是做弊!太犯規了!!忘記才剛被好的和歌了!!」

對降旗冒犯的指控,赤司沒有制裁降旗的動作,相反的,赤司嘴角綻放降旗到目前為止,短短十七歲人生裡看過最燦爛的笑容。降旗忽然意識到除了一整個暑假的晚餐之外,可能他連人生都要賠給赤司征十郎了。

「太容易被外物影響這點,要好好改進。」
「光樹,一如慣例,湯豆腐。」
---------------------------------------------------------------------------

事後經過一暑假的湯豆腐轟炸,降旗光樹氣憤的把手機連絡簿上的赤司君改成湯豆腐星人,後來想想,還是按按鍵盤,將那個連繫京都的電話號碼標示為征。


end

note

巨巨別扭趁亂的告白↓

077.瀬を早み 岩にせかるる 滝川の われても末に あはむとぞ思ふ /崇徳院  (せをはやみ いわにせかるる たきがわの われてもすえに あわんとぞおもう) 

【現代訳】 川の浅瀬の流れが早いために、岩にせき止められた急流が、 いったんは二つに分かれても、また下流で一つになるように、  私達二人もたとえ今は人に邪魔されても、将来はきっと結ばれようと思う。

譯為:激流石上成雙股,你我真情不可分。

降旗君背的前一首↓

076.わたの原 こぎいでて見れば 久方の 雲居にまがふ 沖つ白波 /法性寺入道前関白太政大臣  (わたのはら こぎいでてみれば ひさかたの くもいにまがう おきつしらなみ) 

【現代訳】  広大な海原に船を漕ぎ出して見わたすと、 遠くの方では白い雲と見わけがつかないような、沖の白波が立っているのが見える。  まことに茫洋と果てしない光景である。

翻譯:放眼極悠遠,茫茫一小船。海天相吻處,猶有水雲翻。

出自於【原创】清凉作品——小仓百人一首汉诗翻译全集 

後記

一直在翻修的一篇0(:3 )~ ('、3_ヽ)_

有點像是在鬼打牆的一篇,降赤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狀

態雖然看不太出來,但是這裡的巨巨已經可以好好接受失敗了,也有正常的舒壓管道→降旗君(爆炸

所以再降旗面前展現自己頗惡趣的一面,呼呼,征十郎你這個小惡魔(甘

出於看太多歌牌情緣,和懷抱著對京都古建築的妄想生出這篇^q^。

只是個日文廢,看翻譯推敲意思,百人一首被亂引用了,真是對不起。[土下坐]

降赤真的好萌喔喔(說人話降赤真是萌到我心已死,同時也冷到我心已死。但降赤真的好萌好萌!!!

评论(4)
热度(15)
©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