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檬

腦洞堆置處( Φ ө Φ )
萬年拖延症orz

【練筆】【微小說】

鼓動。 ─ ─ 紫冰


打落在頰上的淚水,混雜著汗水一同滴落。

戴著面具的小丑,此刻發狂的扯下自己的外殼,他的嘶吼砸破內心的警報器,嗡嗡大響蒸發腦袋的所有聲音。

一片空白後,細小的聲響逐漸湧出,

「                       」

匯流為聲嘶力竭的悲鳴,洪水般衝破聳立已久的分界線。

打碎分隔勝利和失敗的隔板,大力攪混兩種顏色的世界。

眼中的色彩開始流動起來,漸漸的匯成焚燒著不甘的蒼炎。

 「──想要贏阿!!」

強烈的鼓動不顧意願直撲他的心房,硬是加快血液的流速。

紫原敦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聽見冰室辰也的心跳聲,

緩慢單調的世界第一次高速運轉起來。


赤色泫然─ ─ 降→赤


雨後的空氣清晰,烏雲散去的天空被夕光染紅,赤紅和亮金交織成一匹綃,委藉於大地。

他憑依著窗台,任風弄散髮絲。

窗外長長的街道向天際延伸,好似努力地攫取金紅的太陽。

他默然不語的看著赤色景色,僅有指針匆匆而行的跫聲迴陪伴著他,亦提醒他時間的流逝。自另外一人的告別開始,他一直孤單的站在時間水流裡。


告別的夕日如眼前所見,緋紅宛如即將從眼界滿溢而出。

那人背對殘陽如血的天空,絳色的髮絲彷彿融於橘紅的晚夕中。

漫漶金與赤色的雙眸暈暈生光,醞釀著他不曾理解的暗流。

那人嘴唇翕動著

「就此別過吧,降旗君」

清朗的聲音隨著夕光搖曳,那人的身影朦朧晃動。

從此,關於那人的記憶被遙遠所模糊,定格於孤寂的一片赤紅。


假以時日,他可否能如那人,輕易地告別填滿炎炎夏日的赤色?

但至今,他仍無法踏出一步,放下這段感情的預定日期被拖延至遙遠的某一天。

這份優柔寡斷似夏季的暑氣令人心煩,或許這就是自己被留下的原因吧?

他自嘲地笑了笑,將焦點投入至遠方的紅色,放任自己耽溺於那片紅。


現下那人又在哪一片景色裡?他是否也正在看著這一片紅呢?

他曾經有待在那人眼中的景色過嗎?

零碎的問題漂浮在心中,得不到答案而在未來迎來遺忘的結局。

恰似他囿困在早應消散的感情中,苦苦掙扎,卻不知自己求的是什麼,大概最後手中只剩殘破的點點紅光。


他轉過身,自欺欺人的假裝藉此可以逃避傾倒一地的赤色光暉。

然而,今天他還是無法把窗戶闔上。


─ ─ ─後記

真的常常寫單方視角,而且都有超我流的亂七八糟意識流,這病得治治。・゚・(つд`゚)・゚・

最近被地瓜篇刺激到血壓飆漲orz,看著懶洋洋的紫原敦,各種任性,各種欠揍(X,再回頭看身在陽泉的紫原,會不得不感嘆冰室辰也美人淚和矯正拳的威力阿ಠ_ಠ

第二篇降赤是剛好看到赤司和降旗分手的一篇,內心頓時被重傷一千點_(´ཀ`」 ∠)_ 巨巨是一個可以完美掌握自己情緒的人,想必和人分手也不會神傷很久(或許可能是外在表現),感情根本不是他的第一重要的事物(外界也不允許是),那降旗君呢?

降旗君一定很難遺忘這段感情吧,雖然莫可奈何0(:3 )~ ('、3_ヽ)_

這裡的降旗君是處在半放下狀態,但內心還是明瞭自己仍然喜歡着赤司,但同時也清楚的了解不管這份情感多麼深厚,已經得不到回應了。

评论
热度(3)
©檸檬 | Powered by LOFTER